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Next Page
第四课 (1/9)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为什么这样红?
by刘西鸿

林小媚今年二十二岁,读化学系第二年的研究生体态窈窕,人又生得高,一米六七,还穿高跟鞋。和女同学走在一起总显得比别人高出一头。她的头发总长到齐肩长,不剪也不会长过肩。林小媚提起她的头发就忧虑:“头发长得快,指甲就长得慢,指甲长得快头发就长得慢。头发长得快的人身体好,指甲长得快的人身体差。你们有没有看出我身体不健康?”

女同学们都不表示什么。她们确实常常看见林小媚盘腿坐床上,用旧报纸铺着膝盖,噼里啪拉地指甲,铰得比谁都勤快,铰半个小时,夹起报纸抖抖,抖出一堆百合干一样的月牙形指甲,又厚又硬,很吓人。

林小媚很聪明。她从来没有正经学过吉他,看见人家玩,她借过来拨弄几天,就可以自弹自唱,“噢,温柔又可爱,”“噢,美丽又大方。”有个女同学说:“林小媚只会弹和弦。”但几个人马上就反驳她:“能拨出和弦也不容易。”

林小媚父母是水利学院的教师。她父亲是继父。林小媚从不在人前提她的继父,一句也不提,当没有这个人一样。其实别人也看不出林小媚继父对她哪里不好。林小媚母亲身体很差,水院的学生几乎都不认为小媚的母亲是个教师,因为他们从入学到毕业都不见这个女老师教课。她身体不好,五十岁不到长期病休继父在小媚三岁时来到她家,带来了四个孩子,最小的一个比小媚大三天。小媚的同学星期天到小媚家玩,看到她家厨房门背后贴一张表格 “洗碗值日:一三五日,小媚洗碗;二四六,林林洗碗”。同学问小媚哪个是林林?小媚说:“我哥。”指指比她矮一个头的林林。林林说:“她比我小三天。”

那时三个姐姐对小媚都不好,只有林林对她好,小媚的同学挑拨说: “小媚,你的三天哥对你也不好,你比他多洗一天碗。”

其实小媚在家洗碗的日子也不多,就是寒暑假日。平日她住学校。林小媚住学校也有十几年了。

因为水利学院是一间规模不大的学校,小媚三岁入幼儿园时母亲就托人找关系让她进了水院邻舍的国立大学幼儿园,一直是全托小媚七岁时,就读国立大学的附小,小学毕业考入国立大学附中,中学毕业考入国立大学有机化学专业。大学毕业又考取本校的研究生。